最心坎的姑娘来了又走最操蛋的青春有去无回

最心坎的姑娘来了又走最操蛋的青春有去无回

  在嚣张、戏谑的书写中,苦闷、理想、叛逆和迷茫……剥开了,摊平了,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  你社会红姐的掩嘴一笑,牵动的不止剧里秋水的心,还有戏外千千万万的少男少女心吧!

  本剧的亮点应该就是肖红和秋水的相爱相杀。 肖红犹如大胆而热烈的向日葵,她对秋水的爱是轰轰烈烈又明目张胆。

  虽然秋水自认为“不应该喜欢这样无所顾忌的人”,但又忍不住对她的话都听在耳里放在心上,在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已经听从了对方的任性差遣。和她在一起也会变成很有意思的事情。

  相比较肖红的热烈,秋水却一再躲闪,没了反叛时候的敞亮,或许,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从一开始就喜欢肖红的。

  “青春就是那一个年龄段,荷尔蒙汹涌而至,身体快速发育,整个人在一个懵的阶段,完全不知道身上这些火如何驾驭。

  面对灵与肉的挣扎。肉体发育已经完全,感情往往是一团乱麻,多角关系,你喜欢好几个人,好几个人也喜欢你,身边不少人都处于半情敌关系,又乱又苦,但也是一种很带劲的、充满未知又充满可能性的状态,残酷又暖心。

  爱情我一直很难定义。爱情分成不同阶段,最早的热恋期,在一起一切都对,不在一起一切都不对;慢慢火烧旺了,烧成灰烬之后爱情应该也能持续很久,待着舒服,彼此不烦不厌,觉得对方还挺有意思,洗把脸还挺好看,这是很难做到的。如果可以做到,我觉得就应该是爱情。”

  有人说,“冯唐这个人,长得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,但写起文章来,简直野得不敢想象。贫像王朔,灵光像小波,情色像导演。”

  世间万物,在他的笔下,通通带着四处溅射的荷尔蒙。冯唐以此为荣,他说他心里有肿胀,要写出来,要化掉,才舒服痛快。文中暗潮涌动,不可抑制。

  在嚣张、戏谑的书写中,苦闷、理想、叛逆和迷茫……剥开了,摊平了,呈现在我们面前。

  关于青春三部曲《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》《万物生长》《北京,北京》,冯唐说,这是他“积攒下来的21本日记,450封书信,现在都可以烧了。该灰飞烟灭的,不复记起。”

  大多数人的青春往事和冯唐如出一辙:欲望肿胀,荷包干瘪。最心坎的姑娘来了又走,最操蛋的青春有去无回。

  开始时不适,这并不是女孩子会喜欢的风格,感觉是由男性荷尔蒙驱动的写作,看下去,还是觉得很有意思的。

  是装逼的书,故作姿态的烟,酷烈的酒,无数的幻想与诗,以及莫名其妙的群架。

  如果说,在小说里,男生们“不是在睡姑娘,就是在睡姑娘的路上”,以男性视角裸露的描写着他们的青春;

  那么,在电视剧中,他们最执着的念想,不过是阳光照耀,风卷大地,世界透亮如初。

  秋水和肖红不期而遇的夜晚,侧着头、斜着眼,听着肖红唱歌,假装漫不经心。不知不觉,脸上泛起了“痴汉”笑。

  还有一场,张一山和周冬雨对视,帽沿一再摩擦交叠,原本极具暧昧的动作,但被两个演技派演来,荡漾依然是荡漾的,可是和下半身无关了。

  这一段太性感了,这种调情是真正青春的调情:不那么色情、不是熟透了的放荡,而是调皮、羞涩又热烈。帽檐与帽檐之间的动作,完全是两人内心的动态反应。

  《春风十里,不如你》是从大学到中年,爱情中的巧合与不巧,都能决定一个人的生活轨迹。

  那时候,不管谁已经握着我的手,不管谁已经握着她的手,她都不管,她要握着我的手。”

  而剧中最虐心的情节,都是秋水和小红阴差阳错间不断错过的情节,两人都对对方表白过,都清楚对方的心意,每期绝杀二肖但就是不能在一起,虐心吗?太虐了。

  青春的意义就在于告别之后的回眸,那时候的热烈可能就是憨傻,那时候的执着可能就是愚蠢。

  《春风十里,不如你》讲的是青春,也不是青春,而是命运中更为心酸和复杂的东西,青春片本应该是清流,但我们看过了太多的泥石流,而这部剧,不会让大家失望。

  因为在我们的青春里,总会有“一日茶,一夜酒,一部毫不掩饰的小说,一次没有目的的见面,一群不谈正经事的朋友”。

阅读次数:
 
 

最新文章

相关文章